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揭牌,民办高校发展如何转型

许青云:民办高校发展如何转型

图片 1图片 2

去年6月国务院印发加快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提出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型高校转型。民办高校发展究竟要转什么型,要转到哪里去?这是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它关系办学模式、人才培养质量等必须回答的大逻辑。

新闻中心讯
经教育部批准,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4月29日成立并举行揭牌仪式。这是上海兴办的第一家独立学院。上海市副市长严隽琪出席揭牌仪式并致辞,复旦大学校长王生洪、太保董事长王国良先后讲话。会议由党委副书记燕爽主持。独立学院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国高等教育办学体制出现的一种新的办学形式。这种办学形式,利用公办高校(母体)多年办学中积淀的无形有形资产,采用国家对民办高校的优惠政策,采取民办高校的办学运作机制。近几年来,这种办学形式发展迅速。2003年4月,教育部出台了《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指出“独立学院是新形势下高等教育办学机制与模式的一项探索和创新,是更好更快地扩大高等教育办学机制与模式的一种有效途径”。这种独立学院不同于以往普通高校按照公办机制、模式建立的二级学院、“分校”或其他类似的二级办学机构。独立学院具有三个重要的特征:一是“优”,即优质资源组合,一种优质资源是一些现有的公办高校,文件规定“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要优先支持办学质量高、办学条件好的普通本科高校试办独立学院;办学质量差、办学困难多的普通本科高校,重在进一步提高自身的办学水平,改善办学条件,暂不要试办独立学院。”另一种优质资源是一些社会力量,他们有优质资金和资源,对高等教育有正确的认识,有办学的热情,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带来民营的机制与活力,这两种优质资源要有机组合。二是“独”,独立学院应具有独立的校园和基本办学设施,实施相对独立的教学组织和管理,独立进行招生,独立颁发学历证书,独立进行财务核算,应具有独立法人资格,能独立承担民事责任。三是“新”,独立学院由普通高校和社会力量合作举办,采用新的管理机制,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公办学校;独立学院不靠政府投入,其投入主要是合作方承担或以民办机制共同筹措,收费也是按照国家有关民办高校招生收费政策制定。综合以上特征“名校优资办民校”应成为独立学院的本质。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是复旦大学与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兴办的独立学院。太平洋金融学院的成立,体现了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新思路、办学的新模式。学院的运作完全采用民办新体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和教育部《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在设计办学目标和发展定位时,充分考虑了服务上海、把上海建设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的需要,围绕大金融概念设置学科专业,并于今年九月正式招生。招生计划将由上海市教委统一安排下达。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位于上海南汇科教园区内,总占地面积1234亩,建筑面积33万平方米,规划在校学生总规模6000人。学院具有独立的校园和基本办学设施,实施相对独立的教学组织和管理,独立进行招生,独立颁发学历证书,独立进行财务核算,并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独立承担民事责任。学院实行董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院长由复旦校长提名,董事会讨论决定。首任院长由张晖明教授担任。复旦对独立学院的教学、组织和管理负责,并建立对独立学院教学水平的监测、评估体系,保证办学质量。同时,复旦充分发挥其智力、人才资源优势,为学院的学科发展与师资建设提供便利条件。复旦大学作为国内高校实力排行名列前茅的教育部重点高校,具有享誉国内外的知名品牌;作为综合性大学,具有支撑金融保险学科专业发展的经管文理等强势学科;作为百年老校,具有一大批资深教授学者和年富力强的中青年骨干师资队伍,有丰富的教学管理经验和历史传统深厚的校园文化。太保位居世界大型保险公司200强前列,资金雄厚,已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形成了较为完善的经营机构和服务网络,并与金融保险行业有着广泛的联系。目前我国保险业从业人员虽已达240万,但真正熟悉国际惯例和规则的高层次专业人才十分缺乏。而现有高校金融等专业的本科层次比例仅在30%左右,通晓国际惯例、一专多能的复合型人才的培养更为稀缺。高层次金融保险专门人才培养与保险从业人员培训提高的市场空间巨大。复旦通过与太保合作办学,可大大获得新生教育资源,扩大办学规模,增加办学经费来源。独立学院的学科建设与发展以及学校与行业的深入联系,为复旦相关学科专业、继续教育和培训事业的发展开辟了新途径;同时,独立学院的新机制、新模式,为复旦实施内部管理体制改革,重组教育资源提供了腾挪空间。复旦大学太平洋金融学院今年9月将迎来第一批新生。独立学院可以通过复旦的资源保证办学初期所必须的学科、师资及教学管理,可以利用复旦的品牌,引进优质人才,取得优质生源。独立学院的人才培养和学科发展可以得到复旦的多学科支撑,取得复合、交叉优势。尤为重要的是复旦大学作为一所研究型大学,其经济金融人才培养的目标主要是高层次的经营管理和理论研究人才,复旦与太保合作建立的独立学院则以培养金融保险业发展急需的应用型人才为目标,从而在金融保险高级人才培养的规格、方向和模式上形成互补互动的格局。

与公办高校相比,民办高校竞争力和经济实力相对弱化,发展模式比较传统和落后,民办高校形态是一种粗放式、低水平的重复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必须要转型,但不能套用公办地方高校转型的路子,要针对民办高校突出重围。

在办学规模上,突破单纯以规模取胜的发展模式,找到一个规模与效益的平衡点。民办高校办学主要是招生导向,依靠招生规模来维持学校的经济收入,这应该说无可非议,但从办学效率上来讲,内涵不足、质量不高,尤其是师资力量总量不足,结构不合理。在教学内容和质量上,只要学生不罢课就行,很少去管教师教得怎么样,学生学得怎么样。从总体上看,这是一种粗放式、低水平的发展模式,因此,要立足学校现状,按照办学实力来设计发展规模,不能好高骛远,不考虑社会非议,不考虑办学质量,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民办高校应成为具有一个稳定基础的事业。

在专业发展上,突破社会有什么需要就办什么专业的模式,而是逐步把现有的专业稳定下来,并在优势专业上实现有效、合理、有计划的发展。不考虑办学基础,引进一批教师,开办了市场需要的专业,随着市场变化,有的专业开设不到两至三年招不到学生,有的专业,一年招生才几个人,无法进行教学,这样的专业规模是没有任何办学效益的。众所周知,当专业规模达到30个以上时,从转型发展的要求来看,优化调整学科专业结构就要形成一个聚焦式的学科专业结构,用核心学科专业来建立办学体系,包括师资队伍、办学条件等,这样才能形成核心竞争力,形成办学实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