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玩不转了深陷亏损泥淖,滴滴处于风口浪尖尖

图片 4

旦恩资本合伙人牛禹向投资界表示:过往十年,中国依托于移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已经走向了全世界的巅峰,像开放性领域的行业例如吃、喝、住、行则依托于人口红利得到了快速发展。无数资本的推动,让这些领域逐步演变成头部玩家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同时也暴露出不得不解决的产品迭代与管理问题。

被资本一路喂大的滴滴终于感受到了资本寒意,对外宣称要过冬了。

不管怎么说,一个行业有更加充分的竞争是一件好事。

德勤管理咨询汽车行业主管合伙人周令坤认为, 2016
年监管政策的颁布和实施,让以“共享”为特征的网约车市场提前迎来拐点。截至
2018 年 5 月,全国 338 个地级市中,已有逾 200
个城市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网约车业务的规范化管理体系已基本建成。

现在说到网约车,不得不说安全的问题,安全问题是目前互联网出行市场绕不过去的核心问题,目前的滴滴正处在安全问题的漩涡中,我相信滴滴一定会拿出更多解决安全问题的办法,而这些办法无疑会成为未来网约车的参考,相信随着网约车参与企业越来越多,网约车的安全解决方案也会逐渐成熟。

另据美国《华尔街日报》去年 10
月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滴滴出行的部分股票被私下交易,交易价格显示,滴滴近期的估值大约在
500 亿美元到 520 亿美元之间。

王兴的那句“打车,美团是一定要做成的”让美团激进地开展了网约车业务。今年3月21日,在南京进行试运营后,美团打车强势登陆上海,开通出租车和快车服务。然而两只超级独角兽之间的烧钱战争并不能持久,发展逐渐令外界开始质疑。

新经济 e 线注意到,不仅如此,滴滴的份额也正遭到其他竞争对手的蚕食。

图片 1

此外,扩张线下滴滴俱乐部,发起“伙伴创业计划”,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地招募
10
万名专职司机。易到则与地方汽车代理商约谈,由合作伙伴负责低于专车市场投放工作。

责任编辑:

业内认为,传统车企相较互联网公司拥有资金和车源方面的传统优势,网约车能够有效盘活车企现有车型及库存车辆,或成为未来新的业绩增长点。

另一边2014年成立、主营出租车和顺风车的嘀嗒,也用补贴模式迅速打开了市场,但同样会面临美团补贴之后的窘境;还有高德叫车、首汽约车、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携程……

截至目前,美团正在收缩出行业务,基于南京和上海的网约车业务市场情况,预期不会进一步拓展网约车服务。由此,美团正面出击“纯平台”网约车业务模式已基本宣告失利。

网约车产品几乎没有技术壁垒,而且市场大、现金流充沛、运营成本低、投入产出比小,这些都是摆在这些互联网公司面前的优势,之所以目前出行市场相对比较平静,一个关键的原因是刚刚经历过两场大的“战役”,一场是“滴滴与快滴”,另一场是“滴滴与Uber”,这两场“战役”让资本市场非常忌惮这个领域,所以直到今天,出行市场还是相对平静。但是,像美团、京东这样的大企业,自身就有充沛的现金流,所以进入这个领域是迟早的事。

有业内专家表示,原则上以滴滴为代表的 C2C
运营模式各板块业务都可能被进行细则指导,即使考虑到网约车、共享出行平台对社会出行的补充效应,未来,以重资产或具备明晰车辆所属的运营主体,即
B2C 模式可能会是政府鼓励的方向。

事件还没有结束,但换言之,先行者滴滴也用亲身的经历给了市场一个教训。在一纸新政下、在万分悲痛中,所有玩家再次重聚网约车赛道。阴影下,谁能打破雾霾,给整个行业信心,谁就是新的洗牌人。

在改变 KPI 导向后,滴滴的净亏损从与优步中国合并前的 122 亿人民币,收窄至
18.9 亿 -25.1 亿人民币之间。当时,有滴滴内部人士透露, 2018
年,滴滴希望全集团范围内实现微盈利。

直到让许多人心寒的滴滴事件爆出,才给整个喧嚣气燥的行业泼了一盆冷水。

过去的十五年,无论是以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电商为首的消费者佣金变现,还是以腾讯为首的消费者增值服务变现,又或者以百度、微博、今日头条为首的广告变现,消费互联网核心模式无不是遵循获取
C
端用户——每个人的生活线上化、数据化——进行数据与流量的变现这一基本商业模式。

网约车的世界里,需要新的洗牌人

此外,各个城市也下达了当地的指导意见对驾驶员身份以及运营车辆的规格与排量做出了严格的要求。

无数的企业砸下了一堆钱,疯了都想上马路。

2012
年,快的、滴滴打车相继上线后,相类似的打车软件如摇摇招车、五一用车、大黄蜂打车等
30
多家打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登陆市场。次年,快的获得阿里巴巴、经纬创投一千万美金
A 轮融资,滴滴获得腾讯 1500 万美金 B
轮融资,在巨额的资本支持下,快的和滴滴的补贴大战拉开帷幕。

图片 2

据滴滴出行官方微信公众号消息,滴滴在 2019
年春节期间为坚守岗位的司机共发放了 3.05 亿元补贴,包括 900 万个金额从
2.8 元到 100 元不等的吉祥红包和其他形式补贴。

京东要开展网约车业务的消息这两天在业内广泛流传,京东是否会成为继美团之后第二个进军网约车的科技巨头还不明确,但是网约车这个市场应该是吊足了这些互联网大企业的胃口。所以,在我看来,京东不会是最后一家进军网约车市场的公司,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军网约车市场。

国信证券分析师梁超认为,与重资产的 B2C 模式相比, C2C
似乎门槛较低,目前滴滴的格局正是通过烧钱模式下的补贴战争所建立起来的。

就像蔚来资本合伙人张君毅所说:“网约车这个市场,你要有个大局观,还要有一个中局观。中局观是出行市场一定要规范化,它是民生问题,也是包括就业是社会安定问题等。这些问题综合考虑,一定要按规矩陆续融资,而不是粗暴型用资本去烧钱。”

与滴滴收缩战线不同的是,曹操专车此番升级为曹操出行也暴露了后者更大的野心,意图抢夺更大的市场份额。

出行这个领域足以吸引更多的玩家,也足以容纳更多的玩家。当下的网约车市场,已经迎来了新的时刻:无论格局、无论资本,只要能提供良好的、安全的服务,都将成为合理的存在,而京东这个玩家,也将被网约车市场接纳。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各大传统车企纷纷发力布局移动出行市场。宝马正式宣布获得中国外资网约车牌照,成为首家在中国拿到网约车牌照的跨国汽车制造商。公司计划将首先在成都投入
200 辆宝马 5 系轿车,并配备专属司机,网约车品牌定位于高端豪华。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出行领域的龙头具有“规模效应”没有“网络效应”。即在这个领域中用户的忠诚度并不高,一旦出现了区域性势均力敌的对手,那么整个市场还有机会被分割,逐步从“高频次低毛利”场景转向“低频次高毛利”场景。京东当下开展的运输平台业务很可能是建立在京东物流、同城货运物流服务平台等2B的业务上,模式上能够与其对标的例如“快狗速运GoGoVan”等。

截至目前,网约车平台依据运营模式的不同,主要分为 C2C 和 B2C
两种模式。主要区别在于车辆和司机的来源是平台自由还是由私人提供。

原标题:滴滴处于风口浪尖尖,京东刚刚上线的网约车能否竞争过滴滴?

由于各地网约车政策的落地和执行也越来越严格,很多司机选择观望或离开,滴滴不得不持续投入补贴以维持供给。

网约车的发展速度非常快,不仅在国内,全球市场都是如此,这说明网约车这个业务有旺盛的市场需求。但是安全问题同样也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建议国内的出行公司可以参考一下国际经验,尽最大的可能来保障乘客的出行安全,当然司机的安全同样重要。

图片 3

出行的刚需里,谁也逃不掉。偶然又害怕继续面对危险的第三方平台,倒不如有新的玩家让市场换新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今,这一模式烧钱恐怕已走到尽头。在人口红利见顶、市场资金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依靠市场驱动、模式创新而成长起来的互联网企业以扩张换成长空间的模式难以持续。

交通运输部决定,自9月5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对所有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开展进驻式全面检查。负责人表示,要认真开展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联合专项检查,切实加强安全监管,压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强化整改落实,更好促进新业态健康规范发展,保障公众出行安全。

2013-2014 年,群雄并起, Uber
进入中国市场,整个市场迎来了爆发式扩张和洗牌,滴滴、快的、 Uber
通过大额补贴的烧钱方式割据市场,中小平台在竞争中大多死亡。 2015 年 2
月,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

回首过去,资本加流量,网约车的模式容易复制。在这个偌大的市场下,无数的玩家在觊觎滴滴的“霸主”地位:

作为到目前为止烧钱最多的互联网赛道,滴滴与快的曾在巨额资本支持下迅速攻占市场。此后,滴滴在资本裹挟下,又先后合并快的与
Uber ,成就了行业巨无霸。

站在当前时点,如何平衡业务扩张与盈利,避免陷入滴滴和美团等互联网公司在网约车方面遇到的盈利难题,仍是行业需要长期面对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称, 2018 年年初,为了能够在未来 18
个月内启动上市,滴滴内部的考核标准已经从昔日的市占率、日单量、用户数,变成考核各项业务条线能否做到“收支打平”。

图片 4

2018 年,滴滴连续遭遇安全事件,同时面临合规问题。当年 12
月,滴滴安全和效率为目标进行了架构调整,网约车、单车、车服,财务与经营管理部、法务部等多个滴滴核心业务和多部门都进行合并、调整。

然而,在当地监管部门勒令整改后,美团终止常态化高额补贴,清理超过 3
万台车不合规车辆。随之而来的是,无论乘客端还是司机端,活跃度都迅速下跌,美团的网约车业务经过短暂的繁荣热闹景象后迅速陷入孤寂。

有媒体称,在 2 月 15 日上午的月度全员会上,滴滴创始人、董事长、 CEO
程维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 2019
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
15% ,涉及 2000 人左右。

网约车迎大变局

2018
年以来,包括长城汽车、戴姆勒、宝马、上汽、东风汽车等在内的中外汽车厂商也相继宣布进入出行市场,网约车大变局时代已经启幕。

然而, 2018
年滴滴连续两次的顺风车事件显然让这个目标成为了泡影。不仅如此,作为整改代价,滴滴还下线了作为盈利奶牛的顺风车业务,至今仍未恢复。此前,顺风车业务是滴滴唯一盈利的业务,年收入能达到
8 亿元左右。

目前,主流的网约车平台开始走向 B2C 与 C2C
相结合的道路。神州专车和首汽约车以自营的 B2C 模式为主,逐渐拓展 C2C
业务。神州专车成立神州 U+ 平台吸引私家车加盟,首汽约车在北京试点 C2C
招募。

从外部竞争来看,除了已经参战的其他网约车平台以外,其他能想到的所有汽车厂商品牌几乎都盯上了网约车这块“大蛋糕”。

根据美团上市后发布的 2018
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收购摩拜和试点的网约车业务成为美团亏损的重要原因。

无疑,眼下的滴滴正处于内外交困的漩涡中心。

值得关注的是,在顺风车下线前,顺风车业务已占滴滴日订单的 10%
。从价格优势和产品形态上看,该业务也能够加大客户流量、粘度和消费频次。

Leave a Comment.